当前位置: 主页 > 经典文章 > 亲情文章 >

关于妈妈的记忆

作者: admin 来源: 经典美文网 发表于: 2019-01-12 17:51

其实关于妈妈的记忆我真不多,只能模糊记得几个肢离破碎的片段。记得那年生产队盖房子,那时候是七几年的时候,人们都很穷,但是人们干劲冲天。妈妈把她自己织的新格子棉布贡献出来做泥兜。是个小孩的自私的我震惊心疼心里还怪她大方。

记忆中的妈妈留着比耳朵长一点的短发,卡一个黑卡子,脸上有麻子。火辣,热情,人缘好,经常有邻居端着饭碗上我家院里吃饭,热热闹闹的,记得妈妈吃面条,爱就蒜瓣,因为我们几个小,她很忙,吃饭时她就连三赶四的,她把未剥开的蒜放在嘴里,能边吃边把皮褪下。记得有一次我妈饭吃了一半把碗放在了地上忙啥事去了,结果邻居的男孩小兵当时大约两岁多吧,他尿在了我妈碗里,不记得他父母是如何惩罚他的,但是我妈妈却哈哈大笑。

我小时候泼皮胆大, 有一次头上套着萝头去捅马蜂窝,结果被群蜂蛰的焦头烂额的满头浑身是包,记得妈妈抱着我用一种植物的叶子揉啊揉的。还求人家喂孩子的媳妇让人家挤出奶水抹到我头上。

那时候我好像特粘人,她上地不带我,我就去找她。我的经典问话是:你们看见俺妈没有?伯伯叔叔婶子大娘们就笑话我,他们的经典回答是:你妈在鞋里面站着。你妈给老和尚烧茶去了。

小妹小时候吃奶少,记得常常被妈妈喂红薯和煎饼汤。我觉得那煎饼汤是无上的美味呀,妈妈好像知道我的心思,每次让我尝尝咸淡热冷,然后小妹吃剩的汤就由我解决了。

记得一年夏天小妹因为天热出了一头痱子,当时村里盛产薄荷油,妈妈就给她涂了些,她哭,我心疼她,抱着她把她一头扎进盛水的桶里了,她立马被妈妈拔出来,她哭的更狠了,妈妈没有责怪我,但是我自己愧疚了很久很久 。

我曾经问过父亲,为啥给我起这个名字?在当时的农村重男轻女,我家五个女孩,记忆里,父母从未嫌弃过我们的性别,更没有用侮辱性的语言骂过我们。记忆里没有母亲打我的经历,父亲说:生了你大姐,你妈说是个闺女咱也主贵,就叫桂。 生了你二姐,你妈说是闺女咱家也宝贝叫银,生了你这个老三又是个女儿,你妈说咱这个闺女也景人,叫景。四妹属虎,妈妈说名字里加个林吧,有林字就能生活好,根据老五的属相在名字里面加上水,让她活的滋润。父母没什么文化,可我们的名字里满满的都是他们的祝福和爱呀。

忽然想起父亲曾说过,因为我属猪,大妹属虎,妈妈怕她对我有什么伤害,特意跑到算命先生那里让人家给她出主意,人家告诉她这俩闺女成人后各自有不同的地盘,伤不到的,她才安心。

记得在妈妈病重的日子里我舅妈到我家来照顾她,昏暗的油灯放在床前桌子上,舅妈坐在床头抱着躺在床上的妈妈,父亲拿着笔边听妈妈说边记我们几个的出生时辰,墙上挂着的都是她给我们做的鞋子,一串一串的在墙上投下浓浓的阴影。

眼泪流下来了,对不起妈妈,你生养我一场到生命最后一刻还牵挂着我,而我却没能够报答,就连记忆也仅仅是这些不咸不淡的往事。感恩父母的生养,感恩你们生下我和我的姐妹们,让我们温暖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。


'); } function is_weixin(){ var ua = 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 if(ua.match(/MicroMessenger/i)=="micromessenger") { return true; } else { return false; } } 分类推荐: 承诺文章 学习文章 跌倒文章